[转]毒鸡汤二

25 岁毕业,拿一万块钱月薪
30 岁,涨到一万五,期间无女盆友,吃 10 块钱盖饭,跟同学合租,挤 2 块钱地铁上下班,存钱 25 万
31 岁,啃老找父母要了 35 万块钱,买了 50 平米老房子一处,贷款 90 万,20 年,月供 6500。
35 岁 0 个月,认识一 4 分木耳,接盘玩腻的木耳结婚。
35 岁 6 个月,生了小孩,小孩眉宇间有高富帅的痕迹
36 岁,工资涨到 2 万,木耳要买驴牌,便宜儿子要喝进口奶粉,压力很大
37 岁,木耳说,人家的儿子都读花家地,读史家胡同,你也要给咱高富帅的儿子搞个学区房,你这个死没用的东西
38 岁,再次啃老,七大姑八大姨全家动员,卖掉老房再购买中关村二小学区房一个,债务 200 万(假设楼市稳定)
42 岁,孩子上学,在学校老师门口跪了一晚后,缴纳 20w 择校费后将孩子编入差班。早上回家给木耳和高富帅的孩子做好早餐,木耳起来就骂没用,罚起半年不许同房。
44 岁,经济危机,公司裁员,N + 2 将其裁掉。与此同时,高富帅的公司成功上市。满是爱的高富帅对木耳表示,愿意对孩子负责任,木耳内流满面,连夜抱着孩子奔向高富帅。
45 岁,技术更新换代太快,他招不到工作,贷款断供,房子被收走,在蓟门桥底下搭了一个窝棚,每天到母校的泔水桶里找点新鲜吃的。
46 岁,父母发现真相,不能接受打击,双双去世。高富帅侧面了解到情况,悄悄出钱火花安葬了他父母。高富帅说,好歹也是睡过一个木耳的,也算是缘分。
47 岁,西土城公园内被 gay 流浪汉爆菊花,他居然感觉有些 high,他感觉很羞耻。而后与他们建立起长期友好的合作关系,还主动帮他们带去北邮泔水。
48 岁,与他同时毕业了去了农行总行,国务院办公厅,建行软开等体制内单位的大稳拿领导们在北京饭店开同学会,吃山珍海味喝茅台飞天,酒足饭饱之后,言语中谈到了当年编程很好,poj 连刷 300 题的大牛 XXX,不知道他们去哪了。大家纷纷表示不知道,或许是出国了吧,然后又纵情于声色犬马中。
49 岁,他突然发现遛鸟很好玩,于是经常在西门外的天桥上遛鸟,吓唬北邮小学妹。北邮小学妹轻蔑的盯了他胯下一眼,说这么小还好意思来炫,但他依然觉得很 high。
50 岁,他发现自己身体免疫力越来越差。他隐隐约约记得自己高中学过的 HIV 病毒。不过他很淡然,一只蛆虫用在乎自己生什么病吗?
51 岁的一天,在路边看到自己养了若干年的高富帅的儿子搂着北邮的漂亮的小学妹正要坐进豪车里,他感觉自己大期将至,摇摇晃晃的朝高富帅的儿子走去。
北邮漂亮小学妹说,欧巴,就是这个死 gay 变态遛鸟的,吓死人了啦 高富帅的儿子听着就火大,充满正义感的上去就一脚,然后把鞋扔了,光脚回到车上
北邮漂亮小学妹说,欧巴,你好有正义感哦,帅呆了,走我们快去啪啪啪了啦
他躺在地上,看着豪车远去的背影,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这充满故事的一生,如同电影胶片一般在他脑海里回放。
这一切,都从他在某体制外的 offer 上签下名字开始。
而那一边,一个 25 岁的研究生少年,正拿着高薪互联网的 offer,意气风发的走出学校,怀着对未来生活的向往,
走向了中关村 /西二旗 /上地 /五道口的某栋大楼。。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